天骄战纪_第四章 矿山牢狱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章 矿山牢狱 (第1/2页)

  简陋的草屋中,昏黄油灯摇曳,陈旧的木箱被打开,露出一柄苍青色的短刃,一部泛黄的书卷,一支暗灰色的半尺篆笔。



  篆者,刻画书写者也。



  所谓篆笔,实则便是一种形似毛笔,笔尖为锋利之刃的物事,乃是灵纹师篆刻灵纹所需的工具。



  故而篆笔又被叫做纹刀。



  林寻个人更喜欢纹刀这个称呼,纹刀,谐音便是问道,问道天下,谁与争锋?



  这感觉说不出的让人振奋。



  林寻的目光在那一部【泛黄书卷】和【暗灰色半尺篆笔】上停留了许久,这两件东西对他而言,有着极为不同寻常的意义。



  泛黄书卷约莫三指厚,书卷无名,书皮是用兽皮裁剪而成,已经很破旧,明显这一卷书存在的岁月已经很久,仅仅看一眼,就让人油然感受到一股岁月苍茫的气息。



  那支暗灰色半尺篆笔也颇为独特,和通常所见的篆笔颇为不同,它更像一柄剑,表面暗哑无光,烙印着神秘的云纹图案,笔锋似剑刃,通体散发出一股令人心寒的冰冷气息,直抵灵魂深处。



  这是林寻身上最为重要的两件神秘宝物。



  木箱中除了短刃、书卷、篆笔这三样物品之外,尚有一些骨头、兽皮、植物茎干、矿石一类的东西,皆都是灵材,可以用来炼器,经过特殊手法熔炼之后,也可以充当篆刻灵纹所需的灵墨和材料。



  这些灵材,皆都是林寻在这一段时间的长途跋涉中所搜集得来,若是用来出售,也可以获得一笔不小的财富。



  在木箱最角落处,还有一堆只有拇指粗细,通体凹凸嶙峋,宛如玉石般的坚硬木料。



  这种木料名叫“石松银木”,并无什么价值,唯一的特质就是够硬,像石头一样坚硬。



  对灵纹学徒而言,学习篆刻灵纹,石松银木是一种绝佳的练习材料。



  林寻小心翼翼拿出那一部厚厚的泛黄书卷,坐在了临窗书桌前。



  静静看着这一部书卷,林寻却并没有打开,而是陷入到了沉思。



  恍惚之间,林寻思绪如飞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。



  ……



  那是一座矿山牢狱,关押着很多囚徒,与世隔绝。



  从林寻刚开始记事的时候,就一直呆在那一座矿山牢狱中,那里的天空是黑色的,阴暗潮湿,从来没有阳光。



  那里的气氛也很压抑,每天都有囚徒死去,每天也有新的囚徒被送进来。



  在林寻的记忆中,直至那一座矿山牢狱彻底破灭之前,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从那一座牢狱中逃脱。



  严格而言,林寻并不是囚徒,他是一个弃婴,在被发现的时候,差点就被那些凶神恶煞般的囚徒当做食物给吃掉。



  这是鹿先生告诉他的。



  而林寻之所以活下来,当然是被鹿先生给救了。



  鹿先生的来历谁也不知道,但在那一座矿山牢狱中的地位却很独特,无论是看守矿山牢狱的守卫,还是那些囚徒,都对鹿先生恭顺尊敬之极。



  一切都因为鹿先生的另一个身份——灵纹师。



  林寻自幼便跟随在鹿先生身前,从懂事的时候,就开始被鹿先生命令着去做各种事情。



  识字、辨认灵材、学习制墨、练习篆刻、记忆灵纹图案……同时还兼顾着端茶、倒水、洗衣、做饭等等杂事。



  林寻认为自己已经算是鹿先生的弟子,那矿山牢狱中的守卫和囚徒也是如此认为的。



  但是鹿先生却从来不认可林寻这个弟子,按照鹿先生的说法,他这辈子都没打算收徒弟,林寻只能算是他身边一个打杂的,仅此而已。



  对于这个说法,林寻也曾情绪低落过一阵子,但后来就逐渐淡忘了,只不过在心底深处,他一直把鹿先生当做师尊看待罢了。



  矿山牢狱的生活很枯燥,暗无天日,随着林寻逐渐长大,也开始慢慢了解到,原来在这矿山牢狱之外,还有更广阔的世界。



  在林寻九岁的时候,鹿先生第一次带着林寻外出,离开了那一座牢狱矿山。



  但仅仅三天之后,便又返回来。



  这三天中,给林寻的震撼是巨大的,他看见了外界的模样,看见了阳光,也看见了蔚蓝的天空,洁白的云朵。



  从那以后,每隔一段时间,鹿先生就会带他外出一次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